林高:那 时 那 地 我 是 孩 童

回头去看,当马共潜入森林打游击,1948年英国殖民政府宣布全马进入紧急状态,南马黄梨园属黑区。风雨欲来,祸福莫测。罗亚兴说:我们叫黄梨芭,不叫黄梨园。罗亚兴在南马黄梨园长大。大人的痛苦与惧怕已是烽烟之余烬。罗亚兴当想起反倒带出童年的无穷趣味。“李茂东有口才,记性好,让他来描述,趣味如在眼前。”他这么对我说。李茂东是罗亚兴要好的童伴。旧日一班老朋友直到现在每年都在不同地点相聚叙旧。我跟去看看,两年前,他们选择回到“老家”重温旧梦。黄梨园不复存在。他们在一块旷地就简搭棚摆宴,共十几桌哗啦热闹,妻小也来。没有表演,没有演说——就为了见见老朋友。餐桌上我见到李茂东,胖嘟嘟,圆圆的脸,牙齿缺好几颗嘴就扁了,却因为嘴上扁扁的笑让人觉得这个大叔可爱。年纪70上下。餐桌上七嘴八舌都在叙说不同段落的记忆。“昨日孩童”成了爸爸妈妈,“今日孩童”听爸爸妈妈讲故事——仿佛发生在另一个世界,好远好远。我一个局外人感兴趣的是,这样一个黑区——曾经在心理上潜伏着危机、冷不防的恐惧——在“昨日孩童”的记忆里竟是难以忘却的。若把许多“童趣”拼贴进黑区成为一幅3D图景将说明什么样的历史层次?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