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金顺:丹戎巴葛火车站

南端的南端,过了海峡,就成了

异邦,这是起点

这是终站

这是异国的国中之地,历史里的

联邦,小小的车站

租借的他方

想象可以容纳一隻大象,在铁轨上

奔跑。鹿的角力

有梦的火花,在政治的枕木间

向前跳跃

朱槿火红烧亮了这岛,一小片

天空。1932年

谁在回望?风雨在此

相遇的地方,有梦擦身而过

成了遗忘

而火车走了很长很长

一段路,七十八年,终于走到

最后的一站,花开花落

全落在

自己永恒的故乡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