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佳慕:梦话

订户

字体大小:

梦话

已经去世的父亲和尚在人间的母亲

在阳光和阴影里一起散步。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问母亲,

暗自心惊。母亲会心一笑。

每次阳光增强,阴影也会加深。

我不知道我跟父亲说了什么。

或许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我的梦里一样,

我和父亲在现实中也很少交谈。

我们父子俩在彼此面前

始终沉默寡言,生死亦然。

时间的脸

梦见自己去看连纳柯翰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就在赌场旁边的小酒馆。向来觉得他的歌像密谈,比较适合小酒馆。

但票都卖光了,演唱会即将开始,歌迷们都进场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外面吹风,沮丧极了。

看来注定缘悭一面,只好掉头走开,抬眼赫然发现,我的偶像就在跟前,活生生的,而且还是60年代的模样,虽然我更喜欢他老了的时候,那张有很多很多故事的,时间的脸。

“你为什么还不进场?”我的偶像问我。

我说:“买不到票。”

然后我的偶像说,就像耶稣一样,他说:“跟我来。”

后来转述这个梦给一个老朋友听,老朋友说:“真羡慕你可以看他的演唱会!而且还是免费的!”

其实他不用羡慕我,当我听到我的偶像叫我跟他走,一时之间过于兴奋,就醒来了,结果我还是没有看到他的演唱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