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茀民:冷巷夜泊

月,下落不明

仿佛乌啼

没收了白色

乡愁

雨于是无相

渔火终于醒悟

天的空,是永远

不可能用光去填满

长廊尽头

有没有最后

一盏路灯

默默为谁守候

失眠的钟声

每夜都在努力

瞄准

寂寞的入口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