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筱佩:火柴

用墨种下的迹象

他想,您的样子会浮凸得比较清晰

某年某月某日的下午

您蹲在角落一隅

划醒火柴烧开新的岁月

他如灯芯卷缩伸展,油然而生

于是,他在您提着的灯盏上

燃起第一眼的亮光

他比青草还稚嫩的时候

你们经常一起奔跑

跑过河边小路

跑过屋后小道

让着他,跑在您前头

以免像那人一样丢失在风里

曾同住一片海

您岩石般伫立在中央

任由他如潮水拍打来去

尽管曝晒雨淋

海水依旧围绕大石

那时候,他比青草还稚嫩

一天一天的日子在成长中串烧

有些关系不再美味

有些故事渐渐泛焦

你们早已习惯闭嘴称呼

重复着重复的表情和姿势

你们其实不很像

除了那一双被忽略的眼睛

他远走但不曾高飞

如很久以前您离家谋生的背影

相对的日子比陌生人短

您走了 回来了

他走了 还没有回来

大雨滂沱的时季

他总会想起

屋前淹水时浮动的纸船

别问异乡的月亮有多圆

夜晚,他真的很少抬起头来望天

回来看看的时候

您当初瘦挺的身材已横向发展

黑粗的眉毛竟也抹白

父亲在街角对面走来

他快节奏的挥手迎着您,

熟悉的步伐

如同旧日等您带回家的孩子

夹带粗略的问候

没有寒暄 不必多礼

原始的沟通始终最实在

他听着老男人说话

您说:“我要叫一杯薏米水!”

哦,他点头同意了。

这些日子他学会了不顶嘴。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