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永华:夕照苦路

订户

字体大小:

夕阳余辉染红山坡,荒草孤萋。我不禁凝思,那么年轻的一段生命,所行之大任走至此处已是尽头,到底完成之事有多少他觉得力有未逮。

进入耶路撒冷之前,我们先被带到一处高地,那里随处种有橄榄树,然后选择一个方位、一个角度,居高临下,俯瞰这座古城的全境。立在风中,放眼望去是一片辽阔的苍穹,云走如飞,夕照金光如千山落木,如水浇灌在一片百里尘居,密密麻麻的土石建筑楼房,渺小如岁月长河的扁舟,百年又百年的战火蹂躏沧桑,是非事,谁能计,前朝成败得失累积下来的恩怨情仇,仍伺机而发,不知青山还能几度夕阳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