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小吃店,五月还在津津乐道那一道鱼汤:鱼肉新鲜,手工面条Q弹有咬劲,服务态度更没得说,吃后,齿颊留香。我唯唯诺诺答应着。说到美味,也没怎样;创意,倒有一些。一般的面粉粿,就是猪肉汤加蛋,再撒点市售江鱼子,到哪儿吃都是同一个味道。这一家有些不同,改用炸鱼头与鱼片做食材。

外面的阳光亮灿灿,张不开眼睛。路中央有几个客工在修路挖坑。站在马路旁,来往的车辆狼咆虎啸在面前飞奔,我心慌脚抖不敢横越。“胆子要大。”五月一把拉住我,罔顾一切从急奔狂走的车队中,见缝插针,穿梭过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