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与新华文学

创刊于1932年8月的《晨星》是《星洲日报》的一份重要副刊,其第一任编辑是胡浪漫。在30年代,《晨星》与《南洋商报·狮声》是两份新加坡具历史性的文艺副刊,对新华文艺的推广功不可没。

郁达夫在1938年底抵达新加坡,他到新加坡的主要目的,也是接管《星洲日报》及其他副刊的编辑任务。《晨星》在1939年1月9日正式交由郁达夫主编。因为郁达夫在文坛上的声名远播,《晨星》也成了引人瞩目的副刊,当时文人争相投稿。

郁达夫开始编辑《晨星》时便提到他对于此副刊的愿景,在《晨星的今后》提到:“可是星洲的此栏目日臻完善,日趋于理想,从此小小的一个园地,得像稀少的晨星之可贵而可珍那就是鄙人之荣幸,亦即是爱护本栏诸君的大成功了。”

郁达夫在编副刊方面颇为用心,《晨星》在郁达夫接管后,写下一篇《晨星征稿简约》,记载详尽的来稿文类,也将征稿细节详细列出,奠定日后刊物发展的良好基础。不仅如此,由郁达夫编辑的另一份副刊《繁星》也刊登过类似的文字,他的努力为新华副刊设定良好的规范。

然而,针对郁达夫的文人也不少,他们有些认为郁达夫对新马华文文学运动参与度不高,有的则批评《晨星》编辑的成绩不理想,因此少了一些优秀作家如吴天、金枝芒、耶鲁等。

在这些前提下,苗秀认为这些指责对郁达夫“有欠公平”。他指出,郁达夫在编《晨星》时,篇幅维持在全版的三分二。除了刊登中国文坛作家如老舍、萧红、艾芜、茅盾等人文章外,也吸引一批新人如张曙生、刘思、李冰人等,在文学交流与培养新人方面皆功不可沒 。

1940年开始,《南洋商报·狮声》编辑张楚琨回中国后,《狮声》沉寂了。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晨星》扮演新华文坛中主要文学刊物的关键位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