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丽妃:佳柏酒店

父亲坚持经营佳柏酒店的那几年,她和母亲看着父亲不断地亏钱,甚至连全部的退休金都赔上,她们的心里非常不好受,但她们还是纵容他去做他喜欢的事。即便如此,她现在仍然不能明白父亲为何要那么执着。

一、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她的车子只能停在山脚下,父亲的坟在山腰景致茫然处。沿着山间刚修筑好的羊肠小径往前走,虽然穿着高跟鞋,还是很快就来到山腰。这山景宽广无边,无论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只见一排排黑色石质光滑明亮的墓碑,排着队冷冷伫立。她立在半山处,隔着一段距离,静静地望着父亲墓前颀长伟岸的身影。黄昏将至未至,天空是淡淡的黄。山风不曾止息,柔和地吹动他那一袭宽松的青衫。在众山围绕之下,这身影显得孤独渺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艺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