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更大的视野 “新华文学三剑客”座谈读者提问 回应时代的变化

(迟子建后来撰文回应:“归国后有朋友说我在新加坡演讲后的听众提问环节,我曾说在新加坡这样一个治安如此好,如此美丽富庶之地,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可能没那么大的便利,因为文学是和苦难相连的,据说引起个别作家的异议。在此我借此澄清,我绝没有说新加坡产生不了好的文学,而是说在这样一个地方,写作的挑战性会更大,这其实是表扬的话,不知怎么被误解为批评,可见交流是多么的重要!新加坡的历史不是没有苦难,所谓光鲜的生活下当然也埋藏着人类共有的生老病死的日常苦难,而这都是写作的资源。”)

外来的冲击

问:中国大陆、台湾发生很多变化,资讯让我们接触外面的世界,这是不是对你们有新的冲击。作为新加坡写作人,你如何接受这个冲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