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济舟:凤凰

订户
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这满城的花树和不负年华的天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那在南海之南的永夏岛屿。

不知道除了我谁还记得那年柴明仪从昆明一路到台湾,他才在烈日下的高雄港登陆,脚还没有站稳便看见那一片遮天盖日的野花红树,看到那赤红的野扶桑花蕊里一根柱头就这样白眉赤眼地支出来,硬把他逼回船上,更不用说那黄梨和香蕉,都是热带莽林中的奇花异草,飞扬跋扈,样样欺他的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