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艾禺:蜻蜓点水(下)

订户

字体大小:

只能回忆的时代里,文学气氛浓厚,谁都想做文学的尖兵。很多人在校的时候便已经有书出版,成为一种风气。他没有他们的能耐,书写不出来,只能做忠实支持者。

想必送书的人当时也是其中一分子吧!

翻到底了,只剩下一本书压着,他顺手抽了出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