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宁强:文字梦魇

五千年一把刀,划竹简穿蚕丝

铸印时光河,夜夜敲打心窗

雷闪电光,撕破惊慌的九宫格

坑不死的精灵

以野火之势繁殖

在壶口一泻千里,在异乡

放逐依依的包袱

坐起,听笔锋萧瑟

冷汗是发酸墨汁

滴着陈年的执固

那朵西风送来的云,夹雨

滴滴嗒嗒长夜

滴不尽

站起,我和冷夜

亮灯,你和你家族

仿若灯娥纷纷飞至

一个家族的悲歌

不是一个铅字所能承载的

倚窗,寒街非长安

在时间渡头,我们失约

在满目贫瘠的田,我们开不出

繁花,种不出春

绝望的手攀着梦的边沿

文明旋风失去方向

一颗颗无力的诗眼

坠入深深漩涡

镜头急速拉开

我在十八层高楼独自凭窗

午夜三点,梦魇醒来

还是梦魇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