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月宝:一诗一世界

年少读的诗词,大都囫囵吞枣;而今,经过岁月洗礼,或许别有一般滋味……

周末。与PL在手机短信中聊天时,因话题情景而连用了“错、错、错”的典故,也自嘲要改姓陆。PL表示不理解,说没读过。我点明出处:陆游名作《钗头凤》,让她上网查看。夜里,想起大学时,一位老师曾说过,少年读诗,中年读词,乃人生乐事。遂想,年少读的诗词,大都囫囵吞枣;而今,经过岁月洗礼,或许别有一般滋味,不如趁机重捡几首自己较有体会的,既给错失读诗赏词机会的友人说点诗话词情,自己也缅怀一些旧人往事,反思一些生活体会?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