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志锐:他在骤雨中闪过一个念头 才知道惟故乡才有晴天

订户

字体大小:

即使在南国都市

一场雨

下成夏天最后一个呼吸

一丝热

散发成赤道第一次喘气

一口痰

哽成北方喉头未忘的乡音

一个念头

堵成整条返不了家的航线回不去的

晴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