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云:一声声与自己的必要讲话

一、关关之间

频频回头,当走过一个关口后,想望下一个

在研究所读博的朋友们早前在面簿贴了“闭关”动态,时间匆匆过去,近日看到“出关”通知,附上照片的感觉上脸色蜡黄,疲惫显然还没褪去。闭关出关,出关闭关,循环摇摆在死线之间,对着电脑和书堆奔波拼命是研究生的宿命,又像是某种诗意的死亡进行式,之后总是浴火重生的凤凰腾空飞起的画面(我想象出关者发表论文或通过某考试的样子,呵呵)。死线的存在是一种必要的催促,推动人抗拒怠惰。闯关时澎湃的肾上腺素让人精神抖擞,说是死撑的也总是鼓得起勇气,发动得力气,有人不是说过,关关难过关关过?对此我深信不疑,因为也亲身经历退守某个关口,为某个挣扎用力使出浑身解数,通过艰难的考验并成功存活。关关之间的道路,有康庄有羊肠,可能带点风景,可能昏暗沮丧。从A关到B关之间,呼吸的历练,绵延的是成长,闭关时坚毅笃定,不成功不出来,出关时或许当下云淡风轻,瞬间便抛下闭关时的凄惨。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