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筱佩:流亡日记

Q,三千五百个几十日了

你还守着那双破鞋吗

当初以为可以一直走到城墙外

那脚的房子

记得,有些笑话不能原谅

就似不能忍住打喷嚏

的抑郁发射

那些个选择流亡的他们

还藏在你躺睡在黑暗中的发酵的左手

掌纹溃烂

我分不清哪一条路尚可

继续起义

你给傻姑娘买下的咳嗽药水

成了纪念品

反正喝了也不会睡

她只好在神台前重复烧香的动作和

修补曾经会爆料的日记本

灵戏已夭折

无法借用怪老树的身体

用红线引出香蕉精来还原真相

直到老死

Q,我真羡慕你

死后还被文明的三字经

打包带走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