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高:烧铸

坯胎成。于大荒山南面的谷

有文字之前有一条隧道

直达我的意识。深深

清早。正面一朵

笑靥。到了午后

背面够粗糙

够搔到痛,奇痒

却不计重量

风一掀即翻

只是,狩五十年了

变得安静

正面和背面

工匠三番琢磨

我的意思

执意蹲到炉边

出一身汗

疾如暴雨

谢绝风

风吹向人多的地方

而这,是一件陶塑

陶塑有陶塑的位置

于是,一抓一捏

熊熊,工匠将之注入

然后

对清早笑。

我藏工匠于胸膛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