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两首

他的战场

打了一辈子的仗

从没抓获一个俘虏

只有无数的夜

陪伴碎碎碎的呐喊

硝烟弥漫整个战场

有时四方围城

有时以一敌三

从不觉得孤单

战场只在斗室之间

运筹帷幄

他觉得自己更胜诸葛亮

不料

自己是战俘

自己是战犯

停驻

那件衣不要拿去洗

那里有你

留下的余香

让满橱的衣不会淡忘

那块手表不会再走了

让时间永远

留在分针和时针之间

记住你的离开

那一片窗千万莫擦

那里有你开关的痕迹

就算世界都遗忘了

留下独一的指纹是证明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