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色

我只是一抹

被流放的花色

附身于大树祈求开落

为路过的你

写绽放的我

为凡间的梦

写天上的诗

我牵挂于此

必牵挂于树的历史

而历史只不过是天地的横枝错节

扑朔迷离于万物中

枯荣间、梦土上

一朵是苦

一朵是难,一朵是喜

一朵是悲,一朵

一朵

风起云涌的轻轻落下

我存亡于此

必存亡于世俗的灾祸

像清风一样困厄在暴风里

像烟雨一般

迷茫于洪流中

随地壳扭曲家国的经纬

随泥层

液化成灭顶的骇浪

当冰在水中沦陷

在火中泛滥

千山之外的天崩地裂

只是花落之前的

微微一颤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