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贤

举杯仰望

树冠在头顶上与风谈情

摇晃着醉意

其中四人目光涣散

喃喃着

把舌头都喝大了

一人起立,看着枝头闪烁的灯光说:

风是这条街的过客

它在为我们打着眼色

另一人懒洋洋举起杯子

吟咏似的微笑着

吩咐眼泪,只许在眼框里打转

一个年方七十的小老头

仰头干了一杯。他说

最痛快的故事,该断在

一个恰到好处的节点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散文 阅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