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雨天, 一个暴徒

你如蛇的气息打我脸上滑过,

此刻握着的手比过去的更修长了。

倒挂火车窗上的微光算是承诺么?

此生化成清影飞入夜的沉默。

或许沉默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时间如鱼,渔夫的耐心是网

可上了岸是否就安然无恙?

我们一再逃离却终将面对大海

大海的审判是终极自由的成全,

岸上的岛民大多选择作茧自缚。

如果在雨天,你转变为一个暴徒

请把我带上,穿越风雨驶入港湾。

但你的到来比风雨还难以预测

我只能守候,如漫不经心的渔夫。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