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心:潮州街往事

订户

字体大小:

人去,楼空着

门框瞪着空洞的眼

任河水刷走舯舡

两旁的货仓蜕变

浓妆成艳抹的夜女郎

河浊河清

道不尽多少沧桑

九八行的算盘

滴滴嗒嗒已绝响

菜馆里白鲳蒸烟远去

卤鹅片嚼着乡情消失

甜滋滋的芋泥流窜四方

只有鸭母淋仍伴着花生

在昔日的舌尖飘香

楼下哼唱苏六娘的黑胶

犹能在数码森林重生

我们,化成沙砾的兄弟

还能平地而起吗?

从地底建起的克拉码头站

可还有一丝丝潮乡的

记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让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