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诗两首

订户

字体大小:

推车

以青石阶敲响一个夏天的寂静

万里蓝天下

惟蝉声姣好

一唱一和伴我

记录当时的

当时

那是小兮淘气跑跳的古老矮墙

我以她再也坐不下的婴儿车

在笑声旁推着满溢的盥洗衣物

里头必定沾满两个孩子

凝固哭声的奶水

和梦中憨笑的唾液

还有我们

一周全职的混乱

与兼职的睡眠

成年以后的留学,暑假很短,矮墙却可以很长

后来的后来才知道

其实都是我错怪了季节误会了矮墙

像遗失在洗衣机里的一条围兜兜

我还在小兮背后吆喝着

喂 小心呵小心

矮墙会突然凹下去唷

没想到一不小心

她却已经连同所有的夏天

就这样突然长大

翻墙

而去

飙车

周末未破晓

他就摸黑

用橙色圆锥形的护身符

维护了一整条笔直笔直的车道

为了一整排笔直笔直行道树

的梳妆和打扮

驼着腰,他再扫去

群树初老的落发

迟起迟到的你未言谢

只管笔直笔直地踩下油门

再半路横冲

一路直撞

刚换的20寸名牌车轮

轻易弹飞一个护身符

一道圆锥形的橙光

飞上了树梢,抖落

一地无辜的新生青丝

他朝矗立得笔直笔直的树干

笔直笔直地射出中指

然后丢下一句——

"妈的,周末一大早

挡什么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