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

订户

字体大小:

远远就看见他,站在红绿灯下。穿惯穿的黑色皮衣,围常围的灰白相间围巾。指尖一根烟,即将熄灭。我远远看着他。看着绿灯亮起,他踩熄烟头,穿越走向马路另一端。身影渐小在人群中消失不见。

始终只是远远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有微弱念头浮现,却始终没有唤他。

数年前某段不长不短的时间我们曾经近乎形影不离,开一个小时的车再排一个小时的队去喜欢的餐厅,星期天早晨逛市集,冬夜吃冰淇淋;很多的倾谈及沉默,很多的争吵及不安。他指尖香烟旋绕的白色烟圈,说了很多却没有成行的旅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让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