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情

她决意吃斋念佛,他极力劝阻不成,也跟进寺庙学佛。不久退出,向外发展他的情。她发现后,佛心躁动,向外口吐怨言,对内进行冷战,并质疑侵入者图的是她洗肾丈夫的退休金。

他搬离寒冬般的家,偶尔回来是给鱼缸换水。她视他如无物,随他似幽灵飘进飘出。当她知道那人坐轮椅,还是个寡妇后,忽然不再气恼,平心静气放任他们共赋同居。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