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二则

出走的猫——给荆云

知道你走了,愣坐了好久。

认识以来,你一直昵称我姐姐,我不是习惯和人亲热的人,但你懂我一直不言说的关心。你总说我们看书品味接近,还有我们对台湾那个文学岛屿不约而同的深情。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伤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