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 椅 上 的 保 罗

我常常跟邱说我是个有罪的人,而且是罪无可赦。我犯了罪,等同杀了人。就算用一生来忏悔,一切也不可能重来。

一、身体内的毒种子

从一开始,我体内就埋下一颗有毒的种子。我几乎用了半辈子的岁月寻找解药,希望有一天能够摆脱它的辖制,能够自由!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来越相信这种毒是没有解药的。它的毒素一点一点地扩散到我的全身,我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默默地等待着毒发身亡的那一天。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