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们

订户
美联社

字体大小:

女友说她在深夜听陈奕迅的《我们》,不断重播,哭得不能自己。次日带着红肿双眼上班,德士上电台又响起这首歌,再度泪如泉涌。

想起大学时期的男友。她说。那个常常结巴常常说错话,却能在宿舍楼下等她数个小时不以为意毫无怨言的笨拙男孩。那个不懂得耍浪漫送花送小礼物,却清楚记得她的生理期,给她送热水袋巧克力红豆汤,帮她揉肚子的呆愣男孩。那个不喝咖啡,却愿意愿意骑上好久的车陪她去每家想去的咖啡馆的温柔男孩。那个愿意为她戒烟;那个每天早上打电话叫她起床,打工到深夜却愿意在她心情不好陪她彻夜聊天、到海边看日出的男孩。那个被她在眼花缭乱的尘世迷惑,狠狠摒弃伤害,说会沉默守候却渐渐湮没在时间洪流里的男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