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花眼镜

季候风在冬至翻脸之前

我那副老花眼镜就提前察觉

雪花被囚禁在北极后

伊努卡终究会忘了灵魂的样貌

难怪讲了又讲

教了又教

水鹿还是不懂得遵守交通秩序

年轮和乡愁

就像我鼻梁上那对孪生兄弟

笑容还是不够圆滑

顶多只能藏了一把剃须刀

刮出岁月朦胧的锈色

也越来越粗糙

粗糙的锈色当然不可餐

就像清仓广告

和今日头条所含的糖粉

已经一减再减

至于物价和非洲猪瘟

你就先打一支预防针吧!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艺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