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与曝光

她站在花洒前,抬起手去寻觅,蝴蝶袖不经意地舞了两下。微微一扭调温阀,只觉温度还不够高,又施力一转,这才觉得惬意许多。浴室门轻掩着,他趔趄地走进去,她自顾自地涂抹肥皂沫子。从脚踝到大腿内侧,再到怎么搓揉都消瘦不下去的水桶腰,还是双层的。最后,停在稍有曲线的脖子。

她瞥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心想,唯一能够让他留恋的,大概也只剩下这根脖子。他的嘴唇在那里来来回回地亲吻吸吮着,唾沫星子伴着流水让她感到不那么的脏。对于在异常丰腴的乳房上反复捏揉的手,她就不这么觉得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艺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