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岁末

订户
(新华社)
(新华社)

字体大小:

曾是按捺不住的兴奋

啤酒、烟火和倒数

凑身滨海,人的温度膨胀

手机讯号越夜越失联

常年矫情的信誓旦旦

对自己、事业、爱情

海口扬言种种,岁末清点

开启箱箱件件,摇摇头晃晃脑

谁家欢喜谁家愁

仅瞥见大伙各奔前程

有留下看烟火,有喝啤酒狂欢

窗外太多灯火璀璨

返照前任不老,自己渐逝

老厝吉历仍在厨房悬挂

张张催促明年的各种事项

正是这卷日历总不日丽

东北大风的雨季

任凭大作,莫敢要求风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