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已经退烧的证物

1 退热

信纸不断挥手

我该从何处

开始 揉开蚂蚁长征成的缠绵

东歪的甜

西倒的蜜

醒来几次,热也退了一半

再烧也不足为患

那年的相爱

只有那人知道

这些过去的呈堂证物

还在吱吱喳喳

我没能完全安静

但影子

与声音

2 后来

你不是头生的恋人

还好,没有掩涕凋零

橙子掰开 总有几瓣沉默

与甘甜对谈 我们

锁住喷洒的汁液就好

回忆辛劳

剪段温柔偿还

才对得住曾经给它打尖霸占与蹂躏

爱情仍然很爱情

能记下来的

我搁枕头

抱着它流口水

抱着它打瞌睡

后来 想想

当初

对上眼时

也许只是顺风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