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车证

车如其人

一部,拥车证即将到期的车子

不外一个破字

骨架松散,满口岁月的锈味

兀自在繁忙的路上奔走穿梭

早上,到惹兰加由

中午,在大坡

午后,回返淡滨尼

满口岁月的锈味

兀自在繁忙的路上奔走穿梭

近日,有一种苦恼仿佛如影随形

落入啤酒里就气泡直冒

上了眉头

更焦躁得两颊通红

冰镇镇不下反反复复——

续呢,还是不续?

续证即续命

要续……是五年,还是十年?

是化学反应吧,昨日红过的脸

今日更红了

黄昏像不像一台刚熄火的引擎?

不知为何

自下午从修车厂回来以后

一说起话

便是这般结结巴巴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