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风景的人

我总觉得,应该是两个人站在这里。

每一扇窗像城市的眼睛,与游人深情对望。捂起我的眼你引领我来到这家咖啡馆,窄仄空间挤满一双双不愿睡去的眼睛。我们以他们陌生的语言畅谈,对话中看见另一个陌生的彼此。

像一朵凋零的花站在镜子前,枯萎正视枯萎的虚相。然后你坚持走入镜中,被更枯萎的幻影围拢。你说:“生命是一趟繁花盛放的远行,有去无回的凋谢。华丽、惊险,然而必须从容且优雅地亦步亦趋。”我盯着你点的道地越南咖啡,一个简易的滴漏壶像沙漏在计时,分量刚好一次一杯,时间是一期一会。筛孔大小,决定咖啡滴的流速。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