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课室里, 那些被淘汰的木桌

订户

字体大小:

不甘只是木头

宁被凌迟,死后

复生作新造之材

平躺着谦卑

摊开一张张,世界

辽阔的知识是花香肆意点燃

笔尖与作业厮磨熬炼一代人的书香

仿佛回到百家争鸣的那些年

繁花似锦啊,多少繁华!

是疼痛的,我们的时代

上世纪的字迹渐渐模糊

他们把各种符号叠在上面

就像日子层层叠起

终究最底下的

注定被遗忘

忘记吧

曾经的绿意盎然

最后一次浇灌下来的青春豪情

不甘只是木头

竟也衰老成朽木

痛到极点不可雕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