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沧桑

订户
武吉班让旧街景。(作者提供)
武吉班让旧街景。(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临别的时候,老屋很淡定,它经得起离别的不舍与伤感。此刻,我看见一只红蜻蜓停在庭院里的石榴花枝上,无言的吻别。

老屋沧桑,往事不绝。老屋与往事之间,我在其中。人生非梦,但也是梦,梦带点痛。痛的当儿,又渗杂着欢笑声,或见到的,或听到的,每个人的生活花瓣,都有不同的结果,所有的结果揪住成长的心花澎湃,颠簸着老屋刻骨铭心的生活苦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