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两首

我们没有病

雄狮丛林饮水

以柔软的姿势低头

清水甘美解渴

蚁群半生佝偻

偶尔也要忘了身微

昂首采食前行

我们没有病我们只是

时而懦弱,时而勇敢

时而卑微,时而尊贵

时而暴躁,时而温柔

时而含笑,时而呻吟

只是季节性以狮头蚁身的方式活着

我们没有病

痴人夜归人

冷风刮过半盏街灯

西巷失魂落魄

月光将深夜的饥饿扯落一地

胃跌得有点疼

清晨出门前

露台的水仙盆栽刚发芽

此刻应该长满枝叶

花也开成梦寐的模样

谁会记挂这双沾泥长茧的手

门前少了花蕊的芬芳

却有重奏的鼾声不断

趁星星眨眼之前

加快脚步

回家回家回家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艺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