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苏丽珍

欧筱佩

首先请原谅我不曾给你写信

当旗袍移民之后,我只顾

玩蛇、吹口哨、剥橙皮

不晓得这样的台词

在哪里 在那里

在你轮廓里

都能走成天桥上的长空

地下的永久

请原谅我已经皱褶成一个无赖

但我没有缩成一把缩骨遮

还半开挡在门口的木桌

只要一开门

光便能体谅一下我的背影

只是 你 为什么还不回来

对一对表 9月9号下午18点45分

我喂一只唔识路的猫饮Latte

其实我也没有很老

只是认为爱一个人

要爱得很百货贸易

你呢?还是会老样子的说

如果有一天 可以放下过去

如果,如果可以

我会选择那个有恐龙的时代

不必剪断脐带

也能活着走下来

走到消失为止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难道,你真必须回到你的人民中吗?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