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拜拜的鸡蛋糕

订户

字体大小:

小时候很黏母亲,因为是老幺,又与其他兄姐年龄距离甚远,没人陪我玩,所以娘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特别是去离家不远的大伯公庙拜拜。母亲会在忙完午餐准备晚餐前这段空档,把拜拜这件事办妥。

那时还未到入学年龄,下午是最无聊的时段,知道母亲要去拜拜,就精神抖擞起来,赶紧尾随拎着钱包站在路口等三轮车的母亲。在炎热的下午乘坐三轮车,一阵阵迎面而来的热风吹得我双眼眯成一条线,我就用拇指与食指把双眼撑开,迎接那接踵而来的一幕幕街景。这时母亲总会以半嘲笑半责备的口吻说:“就那么爱看街景吗?来来去去不都一样吗?真是的!”母亲哪懂我就是爱看会往后退的街景与人物,感觉他们就像电影在快速倒带般。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