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茶仨

订户

字体大小:

我来得早。茶老大不在,只有阿蓉一人看店。之前来过几次,也算是熟人了,于是她便招呼坐下喝茶。

店铺不大,茶台在西门一角,有些局促,但通风明亮,台面干净,围上三几个瓷墩子,倒也是喝茶好地方。

阿蓉洗壶取水,我浏览架上各式各样的茶。其中有一款乌龙茶,下面的纸牌写着两行字:木毛本奇,爪蟹山兰。我一边大声念着,一边问:“这是什么业内术语,还是什么哑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