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峇南路 33座

订户
(互联网)

字体大小:

那天晚上,哈亚蒂听到父母的谈话。“哥!虽然我不给亚蒂去咖啡店,她找别地方去。唉!我早就想到会发生这种不幸的事!”贝达后悔。

贝达的丈夫没出声,想了很久,望着睡熟的孩子额上的伤口贴着药布。

邻居们都称苏莱曼伯伯为警伯莱曼。他还没回到家,邻居们已经听到他高又重的靴子重重地踏在楼面的声音。跟哈亚蒂隔邻的莱曼伯伯从不搭电梯,他每天爬四层楼梯回家,他要经过四家人的门囗才到自己的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