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度高文城

虚度也许是慢生活的一种介质,也许是过渡彼岸的一叶轻舟,也许是一种自我流放……

一个人倘若蒲公英

就躺在软绵绵的怀抱

随风飘飘荡荡

无须在意

那个曾经拉过她手的拐弯

让远走的走远无所谓带不带走

当初的回眸

 说解

就解了绳

 灵魂即脱了岸

一杯少糖黑咖啡

一块绿玉木薯糕

一本白封面诗集

泥塑一个

下午

 有谁能

 与我 虚度

是我与我消磨

时光变得如此单薄

我暗自把邻人的晌午

也凑进盘子里

以阐明一种既混杂又谐调的哲学

比如篓中的红豆和面包

呈现的物理现象

 且把你养于心之苍鹰呼返

 因不猎而藏弓

 把莽原归还莽原

 然后 缓慢地溶解

 比冰淇淋稍慢些

 为调和主客观之温差

 如斯之调调无关乎郁达夫

 既非颓废或沉沦

 亦无所谓酒醉或情多

寻声转过头去

那个视障乐者正在角落

弹唱First of May

琴声唤醒我那个躲在心房的年少

Now we are tall

and Christmas trees are small

歌里的圣诞树

其实还在忙着绿呢

先驱一代如我

叶子已止绿转黄

这样顺时钟流连

从高空鸟瞰

人车如蚁动

如若走入巨人的画室

几家花圃的栏栅拦不住

小青和小红的探头出来

一直到黄昏

地铁出口处垂挂了一幅雨景

浴雨的紫藤花

湿冷于高文城外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