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户
渡,也许是一种希望,一种新生,一种造化,也许是与人方便。(新华社)

字体大小:

迷雾中,划出一只小舟,因为背光,撑竿人面容阴暗,仿佛鬼月传说中的幽灵。我是几时立在半夜渡口,十里芦苇荡飘飘浮浮,竟无一点真切。只听木桨划过水面刷刷作响,仿若有人轻轻喘息。月,晾在夜空,霉暗得像泼墨中勉强的留白。我陷入一个不能翻身的梦境,喊,喊不出声。

我记得梁山水泊,多少章回都在写水路凶险。千万不能和撑竿人答话,他不是来渡人,你上了船,他就会露出真面目。此刻,我站在渡头,想渡到哪里?自己也不清楚。小舟在我瞳孔里不断放大,后面还浮起一大团白光向我扑来。我下意识转身想跑,但脚底钉得牢牢,连头都僵固得无法转动。那团白光飞快袭来,强光中撑竿人的脸发白,一张口吞噬我所有的叫声……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