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短二

订户

字体大小:

盗墓

他接到通知,孩子的骨灰位被毁,里头的骨灰盒与陪葬的玩具小熊不见了。孩子当年被门口的邮包炸死;他只是出来玩一会儿罢了。

2015年,曾有记者来问,关于杀害他的孩子元凶身份的资料,在网上有所修正,从倾左的极端分子变成前殖民政府指使的滋事者,他有什么感受和看法。当时,他只是觉得由一个无名的个体到另一个假设,痛心的父亲没什么好说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