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

清晨的组屋区,风平树静,行人稀稀落落。一只死去的鸟儿静静地躺在过道上,年轻的妈妈急忙牵着孩子绕道而过,孩子好奇地回头看,妈妈轻声地说:“别看,很恶心。”

“小鸟是怎么死的?”

“怎么知道!”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