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浅绿色之屋

订户

字体大小:

人们来往浅绿色屋前

谁来了走了

初秋绕过铁床

将绿茵染黄

收割丰盈的血水汗水

送往堤坝灌溉肥硕的钢树

我总在海角一方

梦见天涯那端长满纯白的花

有一支属于我

即使被移植在轨道之外

却能朝向蝉声嘹亮的山林

或许此刻做着梦

身体冰凉的

坚信会有那么一天

我披着单薄的白色风衣

不迟疑,抵达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