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一个人的山海经

订户

字体大小:

打小心里住着一座动物园

入口有小叮当的任意门

猛兽是坚贞的守卫,纵容白兔的天真

外婆的唇瓣是神话之匙

白天,我是风里蠕动的毛毛虫

夜晚化蝶,潜入庄周的梦

人面蛇身是女娲婉约的原型

罩上岁月恶作剧的黑斗篷

长大后就蛹化为美杜莎

神殿满布刺眼的熠熠鳞片

每尊石像囚着一个悲剧英雄

昼伏夜出的猰貐,栖息火山口

追捕史官笔下超度的败寇

王者则用圆规画圈 尝试破解

伏羲的黑白两仪,换永生的翠绿

提着头颅的刑天,肚脐忍不住絮叨

老聃早已预言五色令人目盲

你们泅泳的是暗灰的江域

追逐一群大荒经里丑怪的鱼

围篱外有陶唐之丘,岸边青苔累叠

脚滑的政客注定找不到鞋

于是沉入水底的,不得不信

海下三千尺有袤沃的果实

能穿过细如针孔的咽喉

抵达腹大如斗的领地,然而

夜里除了猫科们的委屈婴啼

只隐约听见,四面胃壁

传来空旷孤绝的回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