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户

字体大小:

凭着祖父的名字和家乡地名,所以我来了,所以我站在一堆废墟里,虽然满目凄凉,心里却是热的。

牵牛花擦过眼角,刹那间闪入的紫蓝色惊醒了眼瞳,迎面袭来一串串挂藤纠缠着我的头发,脚下踩着一地残砖碎瓦,每一次落足都要和满目沧凉抗衡,稍一撞击就如此刻心跳,不安而空洞。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