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事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张开眼睛,一个憔悴的老妇人站在我面前,把我吓了一大跳。

不是说好我在休息的时候不要随便让人进来打扰的吗?守庙的阿弟又耳聋了。

我有些生气,不甘不愿的撑起身子。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